人与亚洲象,安全距离是多远?

  中国绿色时报4月27日报道(通讯员 张国英 周子榆) 人进象退是破坏,象进人退是常态。
  云南西双版纳亚洲象保护和社区发展面临新的课题。当地亚洲象的数量已从20世纪70年代的150多头增加到现在的238-289头。生命同等重要,亚洲象需要保护,社区居民人身安全和财产权益同样不容忽视。
  4月19日-21日,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举办为期3天的亚洲象安全防护意识培训及宣传活动,力求缓解人象冲突,共促人象和谐。
  抓牢基层 培训升级   “通过这次培训,我们学到了如何防范亚洲象,保护自身安全。回去要做好村民的宣传,进一步提高防范意识,掌握亚洲象的活动范围和时间,避让和保护亚洲象。”关坪村委会香烟箐护林员段忠明说。
  此次培训有许多像段忠明这样的护林员参加,他们是向公众宣传的桥梁。
  培训在景洪市大渡岗乡举办期间,全乡4个村委会及59个村小组的干部、部分村民,镇属所、站职工,部分州、市属林场等企事业员工和群众520余人参加了现场活动,通过手拉手间接参加活动达1.32万人。
  活动中展出了“亚洲象安全防护知识”展板,采取无人机与地面广播反复宣传《森林法》《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》等法律法规,向市民发放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《大象的一天》《人象和谐安全防护手册》及其他相关生物多样性保护宣传资料3100余份。
  此类活动不是第一次举办,此前在勐海县勐阿镇、勐腊县勐满镇也都举办过,并将在条件成熟的其他大象分布乡镇多期举办。
  培训内容包括,让公众进一步了解亚洲象形态特征和行为特点、“人象矛盾”产生的原因、人象冲突与保护策略以及亚洲象栖息地保护、野生动物肇事与公众责任保险政策解读。
  保险支撑 项目支持   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的实施,对生活在亚洲象活动区的居民来说是一大福音。中央财政自2006年以来每年投入500万元,省级财政自2014年以来每年投入900万元,州、市、县每年投入200万元,用于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保费,此外还包括云南省林业厅的财政投入。
  2010年,西双版纳州在全球率先启动了“亚洲象公众责任保险”试点,投保285万元,实际兑现补偿439万元。2011年-2016年,西双版纳州总结亚洲象公众责任保险试点经验,全面启动实施了野生动物公众责任保险后,共投入保费7520万元,保险公司兑现补偿8110多万元。
  补偿保险缓解燃眉之急,国家保护项目雪中送炭。
  2016年,通过省、州、县各级林业、自然保护工作者的共同努力,国家启动了“中国云南西双版纳亚洲象保护项目”。同年10月,西双版纳州启动了“西双版纳亚洲象保护项目”,项目由中央财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补贴资金资助,总投资为1150万元。实施范围以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主,兼顾保护区外有亚洲象分布的区域。
  通过人防系统、技防系统、亚洲象栖息地保护与恢复、生物多样性监测、云南亚洲象国家公园规划编制、宣教体系建设等,掌握亚洲象栖息地的空间分布、栖息地质量等状况,清除外来入侵物种,恢复亚洲象栖息地,以缓解亚洲象食物短缺问题,并提升亚洲象的关注度,提高公众的防象意识,建立人象冲突防御系统,减少人象冲突事故的发生,为保护管理决策提供科学依据。
  据了解,西双版纳亚洲象保护地面积正在逐年扩大,国家级保护区从1958年的85万亩增加到了90年代初的402万亩、州级保护区从2008年的53万亩增加到了现在的103万亩、县市级保护区从1999年的60多万亩增加到了现在的110万亩、保护小区从2010年的3000多亩增加到了现在的6.3万亩。
  人象冲突的另一面,正是生态好转的大趋势。面对西双版纳丛林中的珍稀精灵,科学保护依旧长路漫漫。

近年来,随着我国加大生态保护力度,一些濒危野生动物得以保护,种群数量恢复缓慢增长。但是,亚洲象、雪豹、棕熊等受保护的野生动物经常“走村串户”、破坏农作物甚至伤人致死,群众不堪其扰,受害后的补偿又难以令人满意。“人兽冲突”为何频繁发生?如何缓解?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。

亚洲象是我国一级野生保护动物,被列入《国际濒危物种贸易公约》,目前国内仅分布在云南西双版纳、普洱和临沧等地。在亚洲象分布区域建有西双版纳、南滚河和纳板河流域3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2个省级、2个州级和4个县级自然保护区,面积达4253平方公里,占分布区国土面积的11.1%。

云南省林科院教授杨宇明说,在各方努力保护下,我国亚洲象种群数量由上世纪90年代的170余头增长到目前的300头左右,其中一半以上游离在保护区外。西双版纳州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站长陈勇说,野象数量在增加,但供其栖息的范围未扩大,再加上栖息地植被质量不断下降、食物持续减少,野象走出原始森林和保护区,与百姓的生活空间重叠,导致野象频繁肇事。

29岁的牛明辉是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县整董镇滑石板村村民。最近他虽住进新家,但仍感到不安,因为一群野生亚洲象时不时就“光顾”他家屋后的庄稼地,而他与野象还有过一次“亲密接触”。

2016年6月的一个夜晚,正当牛明辉和两个孩子睡得正酣,屋外突然“哐嘡”作响。“野象又来了!”牛明辉立刻警觉起来,不敢开灯,拨开窗帘就瞥见一头野象正在门口享用刚从储物间拖出来的玉米。“我立马给村里的野象观测员打电话求救。”牛明辉说,过了几分钟,10多个村民赶到附近一处高地,用鞭炮驱赶野象,但它们“无动于衷”,仍在享用晚餐,足足吃了40分钟后才离开。

随后,记者在现场看到,储物间的门和锁被野象弄坏,地上散落着玉米,大象脚印清晰可见,牛明辉家屋后的山地里长着玉米和咖啡,部分已被野象毁坏。牛明辉说,野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村里搞破坏了,2016年初还有一位村民在劳作的路上被野象袭击致死。

偷食农作物、破坏房屋、伤人致死……在西双版纳、普洱等地,许多百姓“谈象色变”。数据显示,1991年至2016年,亚洲象共造成70多人死亡,300多人受伤,数亿元经济损失。

在青海,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境内的雪豹、棕熊、草原狼也十分“任性”。有关机构在青海调研的数据显示,仅在玉树州玉树市哈秀乡岗日村,33%以上牧户的房屋和牲畜曾遭到过野生动物的袭击,在哇陇村,这一比例高达70%。

玉树州玉树市林业环保局副局长胜利说,若房屋遭到破坏,村民将承担数千至上万元的经济损失,若牛羊也被袭击,牧民当年的生计将受到威胁。与云南情况类似,青海的野生动物“肇事”不仅造成经济损失,也导致人员伤亡。2014年5月,玉树市上拉秀乡的一名虫草采挖者遭棕熊袭击死亡。

为缓解野生动物肇事造成的危害,各地做了不少探索,收到了一定成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